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井冰冰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厉冰冰奋斗记》《女记者厉冰冰》《厉冰冰离婚记》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三)  

2010-05-14 00:52: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有一天,邻村传来不好的消息:有个越南婆跑了!

  据说这个越南婆与阮阿玉的关系特别好,年纪也差不多,她的丈夫40多岁,以前因为贫穷一直结不了婚,娶了越南婆以来,恨不得掏出心窝来疼她,将家中的钱悉数交给她保管。

  

  钱本来不多,或许越南婆以为中国男人都是有钱人,很爽快地就拿去买了衣服甚至金银之类的东东,不到一年就千金散尽无影踪。遇上这样一个败家的主,她丈夫只好自认倒霉。

  

  哪料她还不满足,经常说越南那边的娘家带话来要拿钱,有时候是三百,有时候是五百,老是说要托人捎回家去。至于托何人捎回去,根本无从考究。

  

  后来,她丈夫怀疑她是把钱托人带给她的越南老公了,于是两人大吵大闹,摔破了家中为数不多的碗,再把家中的老母鸡煮熟吃光后,在某个夜色深沉的旁晚,越南婆不辞而别。

  

  直到当晚深夜,这个消息传到我们村子里。

  

  当时正放寒假,家家户户忙过年。二伯跑到我家,有点担心地说:“邻村的越南婆跑了,怕阿玉也会跑。”

  

  我妈是个没文化的老大娘,拍着胸口安慰他:“怕啥,孩子都生两个了,她能跑去哪。”

  

  在我妈这个农村老大娘看来,女人有了孩子便该好好地呆在家里,她不知道有的女人就像老母猪,孩子是要生的,猪栏也是要跳的,哪怕只是为了逃出去偷吃一棵老白菜。

 

过年后没多久,令二伯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阮阿玉吵着要出去“做工”,问她跟谁去,却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彼此最小的女儿才刚断奶,大女儿也才2岁多,从越南带来的儿子稍大些,也得要人看着才放心。

  

  二伯猜到了几成,追问她是不是打算跟之前逃走的越南姐妹在一起,她低头,默认了。那个女人没有生养,了无牵挂,自然可以一走了之。“你有儿有女,跟人家乱走什么?”二伯生气了,跑到我家搬救兵。

  

  前面说过,我妈是个没文化没知识的老大娘,遇到这种事不可能说出啥大道理,我虽然略有文化,但当时的脸皮与现在对比不可同日而语。当天二伯从我家搬去的救兵自然没派上啥用场,阮阿玉一句:“家里没钱了,我要去挣钱”便堵上我们的嘴巴。

  

  当时我们正穷得恨不得去抢劫,没文化的老大娘正为无钱给我注册入学而与我家的老大爷发穷恶,她能有什么发言权?

  

于是,不管是有文化的还是没文化的救兵,统统倒在伟大的越南女性阮阿玉的嘴巴下,连白旗都不敢举便满脸羞愧地窜回家中。

 

“与那些越南婆群埋群埋,能有什么好下场?”事后,对于阮阿玉同志的事,我家那位人穷志不穷的老大爷发表了如上的言论。

  

  其实,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越南姐妹互相照应,守望相助,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是一件好事。她们在越南的时候,贫穷,饱受前夫或家人的折磨和嫌弃,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一个有可能改变未来的新环境,自然将自己人性中趋利的一面发挥得淋漓尽致,要不然离乡别井跑出来干啥?这个时候,脸面与仁义已全无必要,如果过得了自己那一关的话。我想,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女人喜欢异地卖身的原因。

  

  由此可见,人性都是相通的,不管是越南女人还是中国女人。

  

  奉献那些打算到越南买个老婆回来的男人,要细思。

  

果然,没多久,阮阿玉便把三个孩子丢在家中,外出“做工”了。

  

  这个消息在村中一传出,我妈这个没文化的老大娘自然是兴冲冲地上门多管闲事了,她质问二伯为何让阮阿玉出去。“你60多岁了,寡佬带三个仔,连吃饭都成问题,更不用说种田了。”

  

  料想临走前伟大的阮阿玉同志已从思想上完全降服了二伯,因此我二伯从语言上已经完全变成一个巨人,不但没像我妈那样愁眉深锁,反而轻松地笑:“她的孩子都在这里,她还会上天?”

  

  看来不管阮阿玉在不在,我妈都注定屡战屡败。生气半晌,无语,悻悻而归,回到家中才向我们撒泼:“以后我不再过问越南婆的事!”

  

我们掩嘴偷笑,一个没文化的老大娘,过不过问人家的事,其结果又会差到哪去?想不到阮阿玉一走,就是几个月。二伯带着三个孩子,还要种田,困难可想而知。不过那时候我奶奶还在生,可以帮着招呼几个小孩,最小的女孩子,一直吃粥水。

  

 

  这时候从村中其他越南婆的嘴里,逐渐传出阮阿玉“去做鸡”的传闻,二伯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完全失去了音讯。或许终于失去了信心,下半年,面对养活三个孩子的困境,二伯终于痛定思痛,奋起自救。这一年,他开了很多荒地,种了很多瓜菜,每天天未亮就骑自行车到圩里卖。他种的菜,甚至比那些种了一辈子菜的农家主妇的还好,当然也远远地超过我家没文化的老大娘。

  

  这令我家的老大娘有点不爽,曾经酸溜溜地当着我们的面说:“一个男人,种菜卖菜不成体统。”我想,或许这是上天的垂怜,如果老天爷在这个时候把我二伯种的菜搞得一塌糊涂,估计我二伯也撑不下去,那样就是天大一一个杯具了。

  

  每天种菜卖菜的日子,让二伯的生活丰富多彩起来,也让他父子(女)四人的生活过得滋滋润润。直到临近春节的一天,家中突然接到阮阿玉打来的电话,托我们叫二伯听电话。

  

  10多分钟后,我们终于从村前的菜地上找到二伯听电话。听完电话,他笑了,说阮阿玉不回来过年了,但寄了3000元回来,估计就在这两天到了。

  

  “她在外面做什么工?”我家的老大娘不怀好意地问。二伯淡淡地说:“不知道。她没说。”对于这个说法,我是怀疑的,他一定也问过,或许也知道她在外面做什么,只是,他不想向我们说而已。

 

  后来,发生了一件更令全村惊诧的事。第二年,我参加工作了。大约是中秋节前回家,我妈便告诉我:“阿玉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小孩。”天,是谁的小孩?我妈说:“反正不是你二伯的。”

  

  天!

  

  事实摆在眼前,这确实是阮阿玉生的孩子,而由于她已两年没回来,大家也可以肯定这个孩子是她与别人生的。我不敢想象二伯如何面对这一切,但当我再见到他的时候,他竟然微笑着逗那孩子玩,如同当年疼爱阮阿玉从越南带来的儿子一样。

  

  这一点,我是非常佩服我二伯的。我深信,他是深深爱着阮阿玉的,只有深深地爱着,他才会包容她的一切,尽管她给他弄回来一个私生子,还堂而皇之地在众人面前给这个孩子喂奶。

  

  这时候,村中有人说,原来阮阿玉刚出去的时候是做皮肉生意的,直到遇到这个小孩的爸爸,那人有几个小钱,于是她便跟着他。这一次阮阿玉带着孩子回来,那个男人也是知道且允许的。这个说法据说是从另外的越南婆中传出的。

  

  又过了几个月,这一年的春节,阮阿玉不但带着孩子来了,那个男人也来了。他们好像一家人一样在二伯的破房子里住了几天。他们如何相处?不得而知,而我家里的老大娘和老大爷向来自命清高,也没怎么说起此事。

  现在,阮阿玉时不时会回村子里,二伯对她的态度,一直友好而宽容,更像是一名兄长或慈父面对自己的妹妹或女儿吧。现在二伯已年近七十了,体力不支,经济不景,阮阿玉每次回来都给予家里不少资助,这点是大家都看到的。三个孩子也越来越大了,或许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个个都比较乖巧听话。这点是令人欣慰的。

  

  阿玉在外面的所作所为,二伯有没有生过气?我不得而知。但我是可以理解二伯的,毕竟他只是一位老人,没有能力养起几个孩子,如果孩子的母亲愿意想办法来解决一些问题,难道他还能拒绝。

  

  可见,什么骨气和节操之类的玩意,在困顿的现实生活面前不堪一击,好好地活着且衣食无忧才是正经。理解了这点,我就变成了二伯的知音。

  评论这张
 
阅读(38292)|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