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井冰冰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厉冰冰奋斗记》《女记者厉冰冰》《厉冰冰离婚记》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四)  

2010-05-14 00:5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村中诸多的越南婆中,胡香容是最年轻的,据说当时才18岁左右,之前也没有在越南搞过嫁人生子之类的生产,因为来到中国身价也高些,介绍费1000元,另给1000元媒人带回越南给其父母当是“吃奶费”。

  

  我不懂得这种说法是越南的习俗,还是媒人的创新,总之村中人都这么说。在农村,基本上不可能有什么隐私之类的东东,每个人都有新闻记者的敬业精神,村前的大榕树下是永不落幕的现场直播室,任何一位头发花白的农村老大娘,都可以得范长江新闻奖。当然,我家那位老大娘,在村里绝对不可能获前十名,我们村的卧虎藏龙由此可见一斑。

  

  由于较贫困,我们村的男人娶媳妇根据各自经济的强弱大概分三个层次:娶本地女为最高档,外省或本省外市的为第二档,最低档的就是越南女了。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村里务农的男子,娶外省女或本省外市的占了六七成,能娶本地的往往都是家底雄厚之人。那么,本地女去哪里了?有的是嫁进城了,有的是嫁金山阿伯挣外汇去了。胡容香其实长得不错,虽然有点矮,但身材绝对是丰满的那种,给人感觉圆圆的。她的肤色,是现在国际上流行的小麦色,双颊饱满,双眼圆大。

  

  不过我们村里的人都有点不地道,欺负人家是越南女,不管大人小孩都对其直呼“越南容”。要知道,对于那些本地嫁进来的新媳妇,村中都会根据其丈夫的辈份称啥啥嫂或啥啥娘的。

 

我算是混进城里读过两年书,有点自命不凡,故意与村中人有所不同,见到越南容总会客气地称其啥啥娘,令她对我感激万分,每每路遇,都会远远地与我打招呼。

 

如果越南容是一名普通的中国姑娘,她或许就不会有后来那样的遭遇,因为她算是非常聪明的。比如,她到我们村里,仅仅过了一个月,便将本地话演绎得流利纯正,比那些在我们村里混了10多年生了一大堆孩子的外省媳妇还要标准。

  

  要知道,她完全不懂中国话,更不懂得啥国际音标,而且我们的当地话与普通话和广州话完全不一样,她仅用一个月时间便顺利地完成了语言转型工程,只能说是奇迹。

  越南容的男人,无父无母,当时已经30多岁了,平时常骑着自行车外出镇上打工。这样的家庭,想在本地娶一个黄花闺女是比较因难的,因此娶了一个越南闺女,估计心里也挺高兴。

  

  越南容思想上非常追求时尚。刚到村中没多久,她不知听谁说镇上晚上开设夜市,比如可以饮冰吃宵夜之类的,这引起了她极大的兴趣,强烈要求她老公晚上也载她出去饮冰。

  

  越南容的提议,其夫不敢不从。于是当天晚上,当全村的业余新闻工作者坐在大榕树下乘凉时,越南容的丈夫骑着自行车带着她去镇上饮冰了。月色皎结,越南容斜斜地坐在自行车后坐上,紧紧地把头靠在丈夫的后背上,只为了到镇上喝下那杯冰凉的饮料。那是何等浪漫的故事啊。

  

  全村的婆娘(自然也包括我家那位老大娘)表面上不以为然当成一个笑话来说,其实心中恨得咬牙切齿:我们生了这么多孩子养了这么多大肥猪,都不敢要求晚上去镇上玩,她越南容凭什么晚上可以去玩,还要花钱饮冰?

  

  因为这个,越南容几乎成为全村女人的公敌。在村中,她好像没有特别要好的姐妹,似乎她那些一起从越南来的难姐难妹,也没有谁喜欢与她玩。

 

平心而论,那个男人其实配不上越南容,一个太愚钝,一个太精明,这样的搭配,注定了是会出事的。现在很多年轻的男人都希望娶一个老爸有钱又有权的老婆,却不懂得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尊容,人家若有那么好,为什么要嫁给你?即使一时脑袋短路嫁给你,你就可以肯定你一定消受得了这福气?

  

  一个男人没有足够的本事,娶了越南容这样的女人,祖坟是会冒青烟的:烈祖烈宗暴跳如雷,当然会放火烧山了。

  

来村中没多久,越南容就充分地显示出她诸多的优点:村中的婆娘种瓜菜,她不但种得比别人多,也种得比别人好,每逢圩日挑到镇上卖;别的婆娘上山割草砍柴,她不但起得比别人早,堆的草堆也比别人庞大;别的婆娘在村前的大榕树下只敢吆喝自己的小孩,她却敢与别的男人开些令人兴奋的玩笑,而且笑得全身乱颠。

  

  不管她在外面说什么话,越南容的老公都只是表示沉默。一个习惯了默默无闻的男人,突然娶了一个明星当老婆,估计这个落差他自己一时都转不过来。

  

  一年左右,越南容生了一个儿子,家里也操持得红红火火,该种地就种地,该搞副业就搞副业,女的在家挣钱,男的出外求财,令村中不少男人看了都眼红,说娶了个好老婆就是不一样。

 

越南容的儿子有个难听的名字,叫宽,不知道这个名字是谁起的,但人们说人最怕起错名是没错的。宽大概是遗传了其老子的DNA,蠢钝无比。

  

  关于他,村中有一个非常闻名的笑话:宽上一年级的时候,村中有人故意问他:“宽,你会写字么?”“会。”他自信地答。人家问他:“你会写什么字?”“我会写8字,画两个0,中间用线牵着,就是一个8字。”

  

  听的人几乎笑倒在地,大家都说,把两个0写得紧些就是一个8字了,何需再用一条线牵着?由此可见,宽的智商到达什么程度。

  

  此后,每逢村中有人说谁傻时,便会故意说:“你会不会写8字?”

  

  生了这样一个儿子,越南容是非常失望的。如果说在刚开始的时候她对生活还充满信心的话,后来则有点消沉了。随着儿子越来越大,估计她的失望也越发难以消解。

  

  越南容出事的时候,我早就出来工作了,宽估计是上三四年级的时候。具体的时间我也不晓得,我是后来才听说此事的那时候,越南容的丈夫在镇上打工,经常在晚上上夜班不回来。没人知道越南容是什么时候与村中的男人勾搭上的,村子大得很,村民晚上都喜欢窜门,谁跟谁趁着夜色谈情说爱,估计也没谁在意。

  

越南容的声誉扫地,很大原因上与宽有关。

  

  据说,那奸夫经常趁越南容的丈夫不在家时,溜上门与越南容行那苟且之事。每次奸夫一进屋,便会很慷慨地拿出一元钱给宽,叫宽到村里的铺仔买好吃顺便玩下再回家。

  

  村里的小卖部有一种饼,手掌大小,三角形的,比较厚实,上面还铺着芝麻,每个卖5角。这种三角饼对于村中的小孩子来说,是无尚的美味。每次宽一拿到钱,都会先去买一个三角饼吃,余下的5角次日早上还可以再买一个三角饼。因此对于奸夫的到来,宽是非常高兴的,更何况每次奸夫一来,越南容都表现是心情非常好。

  

  也是活该有事,那天晚上奸夫进门后,竟然只掏出5角给宽。一看清楚纸币的面额,宽有点失望,但还是很自觉地跑去铺仔买三角饼了。吃完三角饼,想到明早没有三角饼吃了,宽有点恼火,干脆往家里奔,估计是想看奸夫会不会改变主意,再给5角。

  

  哪料宽回到家门口,推开却发现门从里面锁上了,便大声叫开门。越南容在里面听到儿子的叫声,没好气地说:“你再出去玩一会吧,我肚子有点痛,一会再回来!”

  

  平时宽是非常害怕越南容的,但这晚宽却对容在家干什么充满了好奇,好奇是会害死猫的,更何况这是一只弱智的猫。

  

  宽蹑手蹑脚地跑到屋的后面,那里正是里屋的后窗,农村的旧瓦房都留有小小的窗,有的人当纸板档着,奢侈些的用花布挡风。听到外面没声音了,越南容以为儿子又跑出去玩了,放下心来,继续与奸夫进行肉搏战。

  评论这张
 
阅读(40823)|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