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井冰冰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厉冰冰奋斗记》《女记者厉冰冰》《厉冰冰离婚记》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18)  

2010-05-14 18:24: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山芋上学前班那年,山芋莲突然开始搞副业了。其实也不算突然,在她搞副业之前,她已经有一段时间经常在大榕树下说头晕,想唱歌,在别人都说牛头的时候,她突然冒出一句马嘴。

  

  对山芋莲说想唱歌,村中的评论员嗤之以鼻,她又不是林忆莲,唱歌有什么用,估计也换不来白花花的银子。事实又再次证明,评论中的意见不见得就是对的,与各大报纸上发表的评论员文章一样,都是站在他自己的角度说别人的问题,至于是否说到实质的问题,他哪管得这么多。

  

  说了自己想唱歌之后的几天,山芋莲又喜欢晚上一个人在村前的小路上乱窜,有月色的晚上还好,大家都看得出是她,毕竟那么肥胖的身躯在农村不多见。没有月色的晚上,她迟迟疑疑地走过来,头上那头从越南带过来的长发也不扎好,猛然用手电筒一照,是会吓怕人的。

  

  大榕树下的新闻工作者也捕捉到这个细节并报道出去,评论员适时地提出了新的论点:莫非山芋莲疯了?

  

  按照评论员们制定的“一村只得一个疯子”的法则,山芋莲是不应该疯的呀?难道这个法则是错的?如果这个法则是错的,那村里的一切论题是不是得推翻重来?

  

  正在全村的新闻工作者和评论员都为此茶饭不思寤食难安的时候,终于盼来了胜利的曙光。

  

  某天,村中有户人家因为诸事不顺请来了外镇的一名“睇米婆”上门看家宅。广东的同学都知道,睇米婆问米婆之类的东东,就是以前书本上说的什么巫婆,据说可通灵,通鬼,甚至通神仙,总之无所不能,其中最能的还是可以哄到你乖乖地从袋中掏出钱来,放到她的袋中。

  

  当邻镇的睇米婆正在该户人家全身乱抖胡唱乱哼的时候,住在另一条巷子里的山芋莲听到了这古怪的歌声。这歌声,在她听来如同醍醐灌顶一样,她终于找到自己整天郁郁寡欢想唱歌的根源了!

  

  当山芋莲披散着头发冲进屋的时候,睇米婆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这一眼,决定着全村人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新闻源头啊,双目相对,就像朱同志和毛委员在井岗山胜利会师一样紧紧地抱在一起,再也不愿意分开。

  

  那睇米婆竟然喃喃地说:“何仙姑你来了。”

  

  当天晚上,村中的评论员听到这个信息,再次嗤之以鼻。一个这么俗气的山芋莲,还能是仙姑?

  对于神神鬼鬼的事,俺一直半信半疑,但奇怪的是,在农村一直活跃着这样的一个群体,奇怪的是这些睇米婆有时候看的东西挺准,比如村子有个妇女经常患病,邻村的睇米婆帮她看了家宅后,说她流掉的2个孩子有怨气,然后做了法事超度,后来真的好了。

  

  那妇女说,自己流掉两个孩子的事,村中除了自己俩夫妇根本没人知道,所以她认为那睇米婆是有仙骨的。

  

  俺对此不敢不信,当然也不会全信。俺寻思,冥冥中总会有一种力量在决定着世界的万物,每个人都应该有所敬畏,有所自律,做好自己就是。

  

  评论这张
 
阅读(1010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