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井冰冰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厉冰冰奋斗记》《女记者厉冰冰》《厉冰冰离婚记》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53)  

2010-05-20 23:4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老大娘回到家里时,天已经黑透,像天一样黑的,还有我家老大爷的脸。
  
  阿木哥带着越南老婆回来的消息,早在村中传得沸沸扬扬。村里的兼职人员对此事的来龙去脉非常感兴趣,纷纷向阿木哥打听,阿木哥人如其名,自然是一五一十老实交待。
  
  村中那班评论员的受教育程度与反应能力都与俺家的老大爷差不多,因此想法也差不多,他们马上提出了与老大爷同样的问题:如果人走了,这个钱谁赔?
  
  在附近的几条村子,越南婆骗婚放白鸽的事时有发生,如果谁主动招惹这样的麻烦,简直是傻。据此,这班评论员认为,我家老大娘定是收了人家巨额的好处,否则怎会冒这么大的风险。
  
  老大爷本就让榕树下的那班家伙说得心乱如麻,回到家中见到老母猪饿得吼吼吼地撒泼,再听说老大娘竟然啥好处也没捞着,而且还走了10多公里山路回来,就气愤地摔门而去。
  
  你看,嫁了一个没文化的老公,走了10多公里回家没一句体己话不说,还要与老母猪一起对付你,可想而知我家老大娘过的是什么鸟日,被刺激得时不时做错一两件事也情有可原。
  
  老大娘自知理亏,忙张罗着做饭、喂猪。做好饭还很没骨气地跑到大榕村下叫老大爷回家吃饭,简直把老大爷捧上天。
  
  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家里突然又摸进来一个人。农村民风纯朴,夜不闭户是正常的事,摸进一个人也不奇怪。奇怪的是这个人已经数十年不曾出过门,今日主动登门,当然是稀客。
  
  稀客是谁?阿木哥近70岁的瞎眼老娘,手中拿着一个红包。
  
  当晚的大榕树下,大榕树村最大的新闻是我家老大娘为阿木介绍了一个越南女,媒人费50元。

 

不管大榕树下的那班新闻工作者如何说,如何想,反正阿木哥当晚舍不得出门,早早就关门睡大觉了,估计还睡得很香甜。可怜的是我家老大娘,一想到如果人家的老婆跑路要找她算账,她就怕得不知如何是好,估计还曾想过自己先跑为妙。
  
  阿木哥的洞房之夜,我家的老大娘和老大爷几乎一夜没睡。春宵一刻值千金,那看对谁说而已,反正老大娘和老大爷觉得那一夜特别漫长,他们不敢睡,怕一觉醒来有人告诉他们,越南女逃走了。
  
  有同学问,越南女不是不会说你们家乡话吗,难道与阿木哥是用普通话交流的?KAO,这简直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俺只能惋惜地说,兄弟,你实在太外行了。某国的公务员出国嫖娼的够多了吧?你几时见过他们学好外语才出去?
  
  如果两个女人在一起语言不通,估计啥事也做不成,但一对男女在一起,可以做的事多了去,语言简直就是废话。所以俺从不担心村中的老光棍娶个越南婆会无法沟通。
  
  第二天一早,尝到甜头的阿木哥喜兹兹地带着越南女前来我家道谢,还说越南女在本地无亲无故,以后就把老大娘当成越男女的亲戚,希望老大娘以后多看顾越南女。此时老大娘才知道越南女叫胡小红,后来入乡随俗成了越南红。
  
  看着阿木哥千恩万谢的样子,我家老大娘先还是满脸笑容兴高采烈以为自己成功地拯救了全人类,后来才听出阿木哥话中颇有攻守同盟的意思,不禁有点扫兴,心情未免有点不爽,刚好老母猪又吼吼地吵着要开餐,一时生气就踹了它一脚。
  
  老母猪不明白何以一向视自己如珠如宝的女主人突然发恶,只好耷拉着耳朵怏怏而去。俺心里是很明白老母猪的委屈的,饿了当然要叫,平时也是这样做呀,为什么平时没事而今天要挨打?
  
  其实最委屈的还是我家老大娘,恨不得当场把那50元摔回给阿木哥,大声说俺不要你的钱,俺也不帮你看老婆。
  
  当然,这只是假想出来的,以我家老大娘那么要脸的人,注定了她会努力像特务一样密切注意着越南红的行踪,不让她逃脱中国人民的监控。

 

我家与阿木家仅一墙之隔,那一段时间,我家老大娘把自己化身成《十兄弟》中的长耳朵,时刻关注着阿木家的动静,就像候命的战士,一旦有啥风吹草动便飞扑过去主持公道。
  
  刚开始的时候倒是相安无事,阿木与越南红似乎貌似挺享受新生活。但平静的日子不会过得太久,他们好歹花了50元媒人费,岂可如此轻易放过我家老大娘。
  
  那越南红在老头家时,因为她时刻想着逃走,所以未免带着实习的心态,压根没想过与老头好好过日子,不是吃就是玩。到了阿木家,她依然带着这种心态,因此其表现自然不怎么突出。
  
  而阿木家需要的,显然不是一个实习生。这个家庭荒废太久了,他们需要的是一名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女战士。供与求之间脱节,势必出现矛盾。
  
  矛盾发生的时间,不需要等待太久,在这场供与求的战斗中,仅需要3天而已。刚开始的的那几天,阿木每天下地,都会带着越南红一起出去,一来希望在共同的劳动中建立感情,二来也怕她跑。这是俺村娶越南婆的男人惯用的防跑路招数。
  
  在外面自然是没问题,问题是回到家中。以前阿木在外干活,回到家时一般都是老母亲摸索着已经做好饭,他回来随便弄点青菜便可以开吃。由于老太太双目失明,以往煮饭时放的水不是多了就是少了,因此煮的饭不是太干就是太烂,不怎么好吃。
  
  现在阿木娶了媳妇,老太太松了一口气,很自然地就有了下岗的心态,饭也不做了,希望越南红同志接过革命的枪,继承阿木家做饭的大业。
  
  一个下了岗,一个仍然在实习,一个是老娘,一个是老婆,阿木谁也惹不起,只好主动挑起做饭的重担,一下地回来便生火煮饭。
  这个可怜的男人,为难不了别人,自然只能为难自己了。
  
  阿木娶了老婆还要自己做饭,在俺乡下简直是不可理喻的一件事。老太太虽然眼睛看不见,但耳朵却特别灵敏,听着儿子忙着生火洗米洗菜的声音,她端坐在小凳子上貌似平静如水,心里却掀起万丈浪花:好你个越南婆,竟然让俺儿子服侍你?
  
  平心而论,越南红得以把老头换成一个壮小伙,应该是挺满意的,只是一下子未能从实习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因此阿木在那简陋的厨房做饭的时候,她也没想过去帮。对于一位新人来说,不积极,不主动,简直是一条死罪。
  
  矛盾终于暴发,是在三天之后。

  评论这张
 
阅读(36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