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井冰冰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厉冰冰奋斗记》《女记者厉冰冰》《厉冰冰离婚记》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56)  

2010-05-21 19:1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晚的追逃突击队员,并没有像平时那样一来到大榕树下就迅速化身新闻工作者,其心情,估计与2000年的中国申奥代表队差不多,祖国人民将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们,你们没完成,就是失败,就是失职。过程不重要,关键是结果。
  
  辜负了全国人民期望的追逃突击队长,我家那可怜的老大娘,或许由于受到的打击实在太大,她在当天晚上竟然丢掉了价值2.2元的手电筒而浑然不觉,直到大榕树下的人都走光了,她才空着手回家,好像脚下有眼。村里遍地是狗屎,她竟然没踩中一堆。
  
  只能说,人在特殊的情况之下,是可以激发出无限潜能的。
  
  没有人知道她的心事,作为一名没知识没文化的农村老大娘,她已经尽力了。尽管这个结果不是她所愿意接受的,当她豪气地朝人家拍胸口的时候,就应该预见到这种可能:胸口拍得多了,迟早会吐血。
  
  她终于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所以她回到家里时,面对我家老大爷那气急败坏的表情,那落井下石的语言,她也没表示异议,既然都准备吐血了,还在乎有人再打几棍子么。
  
  老大娘吐血的姿势比较壮烈,脚也没洗衣服也没换就扑上床啕嚎大哭,令那位打棍子的老大爷最终于心不忍:“别哭了,该赔多少就赔多少给人家吧,如果钱不够,等这窝小猪长大卖出去再赔。”
  
  如同服了一剂黄药师配制的止血良药,我妈一听马上血也不吐了,泪也不流了,快手快脚地拿了衣服就跑去洗澡。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我妈正拿着木勺在喂老母猪,阿木突然冲进来,拉着我妈的手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越南红一夜没有回家,真的可能跑了。”我妈没好气地说:“跑就跑了,又不是我赶跑的。”
  
  阿木蹲在猪圈边垂着头,像被人打了一棍子一样。我妈看了于心不忍,说:“越南红跑了,你不能怪我,我们一人出一半钱吧,你花了三千多,等猪仔大些拿去卖了,我就还你一千多。”
  
  说到这里我妈把木勺扔在猪食桶里,估计是很心疼。见女主人迟迟不添猪食,反而把木勺都扔了,老母猪很生气,对着阿木雌牙咧嘴,还以它一贯的习惯乱翻白眼,估计它想说的是:“为毛你老来破坏俺吃饭,还要卖俺的孩子,为毛为毛……”
  
  阿木见老母猪对自己心怀大恨,再加上又得了我妈明确的说法,就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既然已经把压力转移了出去,他也就轻松了些,站起来,走了出去。
  
  那几天晚上的大榕树头,每个新闻工作者都在关注在此事的进展,数着越南红逃走一天了,两天了,三天了,四天了……当然,我妈很光荣地也成为当事人,所有的媒体都知道她作为阿木的合和伙伴,因为投资不善而不得不承担一半的经济损失。
  
  没有人认为应该,也没有人认为不应该,赔不赔都会有人吃亏,让人吃亏的还能是好主意么?大榕树下的评论员第一次没有提出黑白分明的论点。
  
  20多天后,村里一名新闻工作者外出等圩,竟然发现了越南红与外村的一班越南婆在一起。那班越南婆穿得花红柳绿戴着尖顶圆帽,在人来人往的圩集上特别引人注目。

想看直播的同学,请登陆天涯杂谈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895841.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86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