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井冰冰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厉冰冰奋斗记》《女记者厉冰冰》《厉冰冰离婚记》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69)  

2010-05-31 15:57: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太太到底使用了什么武器?<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相信大家会很自然地联想到越南凤的第二种独门武器,很遗憾,不是。

 

不要以为老太太眼睛失明便失去创新能力,大榕树村向来人才辈出,就算是一个老太太,她也有令人惊叹的创造力。

 

她的武器,虽然整体与越南凤的武器差不多,但局部,绝对不一样。武器的一端虽然也是圆筒状的细长竹杆,但另一头,却比伸开两个巴掌还要大,而且还有12个爪子。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一个“草哇”。

 

什么叫草哇?唉,俺也不知道同学们懂不懂,或许北方根本就没有,简单的一句话来说,就是用来扒草的工具,是用竹子做成的,扒草的部分,有12个爪子,可以扒草,也可以扒树叶。看上去是比较怪,但这怪物非常好用。俺小时候,经常用这怪物到野外扒树叶当柴草。

 

老太太就是用这个怪物,打中了可怜的政小朋友。草哇其中的一个爪子把政小朋友的脸扒伤了,幸亏没伤及眼睛,不然不堪设想。

 

越南红终于找到了一个讨伐老太太的理由。如果开始的时候用越南话来攻击只是开场白,那么现在完全没有必要了,她一下子撕开温情脉脉的面纱,冲过去一手把老太太推倒在草窝丛中,然后才抱着政小朋友冲出门外。

 

去哪?自然是去我家。我家老大娘自以为聪明地还给人家50元,可是仍然逃不脱让人追债的宿命。

 

彼时,我家老大娘正在与家里的老母猪兴致勃勃地商量着啥时候请兽医来让它再当一次母亲,一看见越南红抱着满脸是血的孩子气冲冲地扑进来,大吃一惊。

 

细细检查一下,发现只是一处皮外伤,其他没有大碍,我妈才放心下来,马上找来万花油和棉花止血,然后用卫生胶布封住伤口。

 

政小朋友仍然在哇哇大哭了,看一眼越南红就哭一下,估计是让他妈的变种越南话吓怕了。老大娘只好把他抱过来,他马上不哭了,还侧着头很高兴地冲老母猪呀呀地叫,大概他觉得老母猪比越南红可爱得多。

 

老母猪没好气地朝他翻白眼,估计心里在嘀咕:“你老子破坏俺吃饭了也还罢了,为毛你还要来破坏俺生孩子……”

 

当天的越南红带着孩子不肯回家,直到暮色降临仍然赖在我家。我妈迫不得已,只好下了她的米,让他们母子俩在我家里吃。

 

吃完饭后,越南红仍然若无其事地抱着政小朋友坐在那里,看我妈洗碗,喂猪。见他们并没有影响自己吃饭,老母猪也没有提防,挺高兴地吃,边吃边哼哼地与我妈交流几句,气氛非常和谐。

 

很多不和谐的事,都会发生在和谐的前提下,此刻,也是如此。突然,阿木气冲冲地冲进来,见到越南红就破口大骂,并冲过来扯她的头发。

 

我妈一见,坏了,打到自家屋里了,忙扔了喂猪的木勺上前劝架。老母猪一看,阿木这坏蛋又来这招,它非常生气,冲过去就朝阿木的腿凶猛地拱,边拱边翻白眼。

 

唉,阿木,看来你是与老母猪耗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