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井冰冰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厉冰冰奋斗记》《女记者厉冰冰》《厉冰冰离婚记》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77)  

2010-06-08 22:4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我妈刚起床准备为老母猪准备早餐,就听到阿木在门外大呼小叫,就是不走进来。

 

我妈很奇怪,还以为阿木是害怕老母猪打击报复不敢进屋,但当时老母猪还在呼呼大睡,阿木何至于怕成这样?

 

跑出门口一看,阿木正垂头丧气地站在门外,说:“我娘昨晚去了。”去了,本地话的意思就是一个人死了。如果有亲人死了,其亲属在一个月内是不可以进别人的家门的,农村人非常忌讳这个。

 

我妈一听,大惊。小母猪昨晚生产的时候,老太太还在兴致勃勃地询问小母猪的生产情况呀,为什么竟然去了,难道是因为小母猪搞了一晚只生了一只猪仔出来,把老太太气死了?我妈百思不得其解。

 

当天的大榕树下,新闻工作者分成了两派,一派跑到村中间的空地上看热闹,因为阿木的母亲去世了,阿木请来邻村的喃呒佬做道场,喃呒佬敲锣打鼓又唱又跳,把杯具当成洗具,年纪大的新闻工作者非常喜欢看;另一派仍然坚守在大榕树下,议论着小母猪只生一胎与老太太突然去世的事,探讨着两者之间是否有必然联系。

 

有迷信的评论员认为,小母猪的出现,或许就是老太太命中注定的克星,老太太的身体那么差,本来就快捱不下去了,小母猪故意搞计划生育只生一个好,最后给老太太致命的一击。

 

送走了老太太,老太太用过的东西和睡过的床都被抬下村边池塘边烧掉了,越南红一家三口开始了崭新的生活。那段时间,越南红经常进城,每次她从大榕树下匆匆而过,评论员都在不怀好意地猜测,她定是进城大吃大喝庆祝打败老太太去了。

 

直至一周后,我妈偶然路过越南红家的门口,发现只有小母猪孤独地睡在草窝里,它仅有的孩子却不见其形。按我家老大娘多管闲事的习惯,若是平时她早就直冲进去看个究竟了,但越南红家里刚办过丧事,跑进去实在不吉利,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后来在大榕树下见到越南红,我家老大娘问起猪仔的事,越南红轻描淡写的地说:“一只猪仔太难养了,我拿到外面卖了。”

 

似乎说得合情合理,因为小母猪如果要哺育猪仔的话,起码要好几个月才可以重新配种怀孕,把猪仔卖了有利于让小母猪迅速恢复生育,如果母猪生得少,农村的人一般都会这样做。

 

我妈觉得有点奇怪,越南红不是一向喜欢事无大小都上门咨询的吗,为何会突然把小猪卖了却没有大肆宣扬?这不符合她一贯的风格。欲要再问小猪仔卖了多少钱,却见越南红背过身去与儿子学说越南话,意思显然是说:老大娘,你语言枯燥无趣,俺不与你说了。

 

我妈也不是不识情趣之人,见状只好放下万般的好奇心,不再过问此事。直至8个多月后,村里开来了一辆小型农夫车,车上下来几个年轻的小伙子,从农夫车的后厢里搬出一只雪白的大肥猪。

 

大肥猪被装在一个铁笼子里,皮肤白里透红,显然极少见阳光,而且全身非常干净,看得出平时养尊处优,估计平时也不需要跳出猪栏拱老白菜,显然不是穷人家里养的寻常猪。只不过现在它被装进笼子里,可能有点不舒服,不断地吼吼直叫。

 

正在大榕树下的新闻工作者无比诧异之际,其中一个小伙子远远就朝大榕树下的新闻工作者打招呼:“大伯大叔,你们村里是不是有个越南婆?”

要看直播的同学,请登陆天涯杂谈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913560.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655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