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井冰冰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厉冰冰奋斗记》《女记者厉冰冰》《厉冰冰离婚记》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95)  

2010-07-12 00:26: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生收获完毕后,稻谷也熟了,于是大伙便忙着收割稻谷。
  
  收割稻谷是非常重要的事,大榕树下会变得空荡荡,那时候谁也没空当新闻工作者了,统统下地,干活才是王道。
  
  俺村里的水田比较深,就算是收获的季节也不例外。可能有的同学不理解,那好吧,俺说明白些,俺村里的水田与沼泽地差不多。当然,远远没有沼泽地那么深,但大部分水田都是软绵绵的,如果你在田埂上跳,可以感觉到周围的田地都在晃动。
  
  这种水田,一年四季都是有水的,因此在上面收割,会比较辛苦。
  
  这个辛苦,当然不止是说脚脚整天泡在泥水里,而是说水田里会潜伏着比较多的蚂蟥。大榕树村的人,把蚂蟥叫王其。
  
  俺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同学看过王其,或让王其吸过血,反正对俺来说,那是一种非常恐怖的生物,非常恶心。
  
  如果是小个头的王其,它们全身是黄色的,行动迅速快捷,神出鬼没;如果个头比较大,它们全身黑不溜秋,肥胖异常,出手快准狠。总之,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们就吸附在你的脚上,不管你如此用手狠狠地扯,或者用禾杆狠狠地擦,它的吸盘,都不肯离开你,像痴情的男人不肯离开他深爱的女子。
  
  大榕树村的水田,王其非常多,根本逃不过,躲不了。当你感觉到脚上有异样时,低头一看,脚上就紧紧地吸着一条王其了,非常可怕。它们的行动是那么迅速,根本无法避免。
  
  好吧,既然吸血是王其的使命,那么被吸只能是俺的宿命了。俺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只能接受现状。
  
  不管一切,埋头干活。直到有时候忍不住了,才检查一下可怜的双脚。
  
  有时候王其吃得很饱了,全身黑乎乎的,轻轻一抖就会掉在地上,一旦吃饱它就失去斗志,不思进取。这个时候用镰刀一割,便会流出相当于几十CC的鲜血。虽然明知道地上的鲜血是自己的,但也不会心疼,反而有种隐隐的快感,报仇雪恨嘛。
  
  有时候见到刚吸上来的王其,它们的肚子比较饿,因此吸起血来也不择手段,不顾不管,你如何扯它都不肯轻易下火线,非常顽强。
  
  大的王其固然可怕,小的王其更狡猾,它们故意钻进脚趾叉中间,让人们不轻易发现,想扯开它更难……
  
  总之,一条条王其,代表了这个社会上形形色色的各种人,俺自小见得多了,后来出来混迹江湖,也见惯不怪了。
  其实,为了快些完成收割任务,俺是不介意让王其吸血的,俺介意的是那种恐怖的感觉,还有让王其吸过血后,皮肤会很痒,还会流血。
  
  俺的皮肤很敏感,每次让王其吸过血都要抓得满脚流血。
  
  很奇怪,那时候俺非常沉得住气。很多成年妇人,包括俺家老大娘,一旦发现王其叮上脚,就会害怕得冲上田埂大叫大跳,直到老大爷帮她把王其弄开。而俺,每次发现王其,都只是默不作声地自行处理,好像完全不怕一样。他们都以为,俺是英雄的无产阶段战士,无惧王其的丑恶嘴脸。
  
  其实,俺的心中,比任何人都怕王其,只是不表露出来而已。表露出来又如何?难道俺可以逃避么?
  
  就像面对一个变心的男人,你声泪俱下又如何?所以俺平生最看不起对着男人哭的女子,对方若爱你便不会让你哭,若不爱你了,你哭又有何用?
  
  不如快步离去。丢脸的事尽量少做,最好不做。
要看直播请登陆天涯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895841.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64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