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井冰冰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厉冰冰奋斗记》《女记者厉冰冰》《厉冰冰离婚记》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100)  

2010-07-15 00:56: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才过几天开心的日子,就到插秧的时间了。

 

农历7月,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晚上基本上睡不着,直到清晨气温稍降,睡得正香,五点多六点左右,就让老大娘叫醒要干活了。

 

很不情愿地爬起床,洗脸,然后跑到田里去。尽管非常留恋那张小床,可是老大娘的话不敢不听,由此可见,父母越强大,小孩越自律。

 

可以说,青少年时期,是俺最自律的时候,在家积极干活,因为怕老大娘发穷恶;在校认真学习,因为深知这是窜进城的惟一路径。

 

如果俺一直保持着这么自律的势头,或许俺现在早就年薪丰厚了。可惜俺一进城,便学会了城里孩子的懒散习气,不思进取,所以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思想上的富翁,存折里的贫农。

 

可能有同学奇怪了,为什么要这么早起床?其实老大爷比俺起得更早,天刚亮,他就赶着牛到去办田了。俺到达田里的时候,他已耙好一块田。

 

于是埋头插秧。不知道太阳是什么时候窜出来的,只感觉越来越热,汗水顺着脸往下流,衣服湿透。

 

田里的水也会越来越热,温水煮俺的脚。

 

中午,老大娘要回家做饭,喂老母猪,俺也可以乘这个机会回家休息一下,等吃饭。

 

但这样的机会俺往往会坚决地放弃,要留在田里继续插秧。因为老大娘说过一句话:“休息得越早,收工就越晚。”所以俺知道,时间拖得越长,任务完成得也会越艰难,所以干脆坚守岗位算了。

 

她虽然没有要求你怎样做,但你却会主动迎合她的想法,这是老大娘的高明之处。所以俺一直说,老大娘是一个善于搞思想工作的人,如果让她进学校当政教主任,多调皮的孩子都可以搞定。可惜她遇上万恶的旧社会,丧失了这样的好机会。

 

晌午的田野,非常闷热。田里的水,被晒得足有60多度,比洗脚屋里的水还要烫脚,热辣辣的非常难受。可是俺不介意,因为王其被热得都晕头晕脑失去了吸血的胃口,俺正好全心全意搞生产。

 

待老大娘和老大爷带饭到田头时,俺已插了半块田了。每每此时他们都会看着俺笑,夸奖俺是一个勤劳勇敢的好孩子。俺也挺高兴,从小虚荣心就强,没有办法。

 

更何况,这两个坏蛋从来不轻易表扬俺,所以关键时刻的表扬,俺确实受用无比。

 

然后一直干活到晚上7点左右,甚至8点。回家的时候,常常看到大榕树下的新闻工作者已经吃过饭在说新闻了,俺们才踏着月色回家。没办法,谁叫咱家劳动力不多呢。

 

插秧的日子,要坚持10天左右。天天如此。

 

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暗暗地在心中算日子,还有几天才完成任务。算得多了,家中哪块田有多大,一亩还是三分,都记得一清二楚。数百亩的大田洞,俺轻易地就可以找到自家的水田。

 

可是今天,俺混迹于江门这座不算大的城市,竟然常常迷路,经常要打电话问同事去哪里如何如何走,成了同事公认的路盲。

 

在大榕树村,俺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一进城,俺就成了蠢猪。

 

这就是城乡差别。

 

想看在线直播,请登陆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895841.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94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