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井冰冰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厉冰冰奋斗记》《女记者厉冰冰》《厉冰冰离婚记》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101)  

2010-07-20 00: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大榕树村有很多外省媳妇,数量差不多是越南婆的两倍左右。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她们从外省嫁进来,几乎全国各地的都有,其中以四川,广西,湖南和云南居多。
  
  俺在讲故事的时候,将不会说明她们是哪个省份的,免得那些圣爷们又窜进来攻击俺搞地域歧视。唉,叹气,俺曾是何等的干脆磊落之人,只因为泡了两个月天涯,就变得如此前怕虎后怕狼。
  
  来大榕树下讲故事,就是圣爷太多不好玩。可是不好玩也得玩下去,俺就是那胆怯的大将军,既然已被诸位推上战车,惟有雄纠纠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
  
  80年代初期,俺村里有很多中老年男人娶不到老婆,有的是因为家贫,有的是因为家庭成份不好,一拖,就是三四十岁,或四五十岁。
  
  有的一家几兄弟都娶不到老婆,在村中是常事。求贤若渴,完全可以形容当时的农村未婚男人对老婆的渴望。
  
  村里有个家庭是母子三人,老母亲当时60多岁了,两个儿子也40多岁了,一直娶不上老婆。
  
  眼看两个儿子越来越老,抱孙子的希望越来越渺茫,那老母亲四处求爷爷告奶奶,一逢圩日就等圩求镇上的媒人婆:“快帮我家介绍个儿媳妇吧,盲的瘫的都行,只要能生孩子就行。”
  
  可是盲的瘫的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这位老大娘越来越心急,她担心自己离世的那天,仍然见不到孙子,这样她有何面目见烈祖烈宗?
  
  每天傍晚吃晚饭后坐在大榕树下,各界新闻工作者都在兴高采烈地播报新闻,惟独这位老大娘忧心忡忡。没有孙子,对于一位农村老大娘来说,绝对是一个致命的硬伤,即使暂时不发作,一旦发作必生不如死。
  
  某天傍晚,村中一位新闻工作者发布了一条奇怪的新闻:“阿牛娶了一个外省女当老婆了!”
  
  大榕树村的人都认识阿牛,因为阿牛是邻村的理发师,在俺大榕树村称为“刮头佬”。每隔一个月,刮头佬阿牛必挎着理发箱到大榕树村帮村里的男性刮头,当时刮一个头收费3毛。大伙都对他挺熟悉。
  
  当然,村中的女新闻工作者对刮头牛也挺熟悉,因为谁家有孩子满月时,都会请他来刮头。这个刮头佬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挺能说会道,大伙对他都不陌生。
  
  “刮头牛竟然娶了个外省女?他会说外省话么?”马上有新闻工作者表示质疑。发表信息的新闻工作者马上反驳:“不会说外省话就不能娶外省女了?你娶个老婆回来就是为了说话?”
  
  紧接着,又有新闻工作者发布了一个更轰炸的消息:“这是真的!我也听说过了,刮头牛的老婆才20岁,比他小了21年!”
  
  啊,这个消息彻底地令大榕树下的新闻工作者呆住了,原以为刮头牛最多不过娶了一个30多岁的失婚妇人而已,想不到他竟然娶了一个小姑娘。这个信息太令人震撼了,有的干脆在心里暗暗合计是不是要跑去向阿牛取经,怎样才可以娶到个年轻的外省女。
  
  这时候那位新闻工作者又补充说:“是真的,阿牛真的娶了个20岁的外省妹,有人带了两个外省妹到他们村,现在都嫁给村里的男人了。”
  
  “这是好事呀,明天刮头牛来村里,要好好问清楚他是怎么娶到外省女的,村里寡佬这么多,一定想办法也娶外省女。”一位老龄评论员自告奋勇地表示,愿意向刮头牛问清楚此事。
  
  这个晚上,这样的消息,令大榕树村的人激动不己。尤其是那位望孙心切的老大娘,她恨不得摸黑跑到邻村把刮头牛抄出来问清楚此事。当然,她只是这样想而已。
  
  一切,只能等第二天刮头牛来村里刮头时再说。
  评论这张
 
阅读(258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