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六井冰冰

 
 
 

日志

 
 
关于我

著有《我们村里的越南新娘》《厉冰冰奋斗记》《女记者厉冰冰》《厉冰冰离婚记》等

网易考拉推荐

这个娱记有点纯(1)  

2015-12-16 16:53: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假采访证

    还不到五点,陈真早早就候在良洞市的体育馆里。放眼偌大一个体育馆,除了她一个,便都是在调试音响的工人了。

    百无聊赖中,陈真把手机的微博刷了又刷,把微信圈逛了又逛,最后打开与男朋友刘定坚的对话框。刘定坚的最新回复,是一段长长的语音。

   “亲爱的,你必须守在那里,你是刘定梅的嫂子,如果她当选为‘良洞之星’,以后成为良洞市的形象代言人,你也光荣是不是?将来咱们在良洞买房子安家,说不定还得靠她呢!”

    陈真笑了,刘定坚就是这么一个现实的人。你知道他讲得好有道理,让你无法反驳,可就是觉得似乎哪里有点不对头。太现实?太市侩?每句话,每件事,总是目的明确、理由充分。

     刘定坚的妹妹刘定梅,是这场选星活动中的大热选手。一心利用妹妹翻盘的刘定坚,请人为刘定梅起了一个洋气的艺名“安娜”,花了大钱给她请礼仪老师,做各种好看的衣服,不惜工本搭通天地线,让安娜自参赛起便话题多多,备受关注。

     安娜也争气,从海选、初赛、准决赛得分一路领先,被媒体称为智慧与美貌的结合体。

     “安娜最大的对手,便是虞媚。我们必须帮安娜打败虞媚。帮安娜,就是帮我们自己。”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刘定坚这样唠叨。虞媚长相确实上佳,来历也颇不简单,据说家世甚厚,是在韩国上的大学,毕业后即回良洞参加选美。

     陈真当然也愿意无条件地支持安娜选美。当然不是寄望于安娜日后飞上枝头可助他们一臂之力,而仅只是只为,她爱刘定坚。

     只要刘定坚开心,她便开心。他们是同学,读的是新闻专业,大三时就在一起了,曾经发誓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两个人,大学毕业后却遇上纸媒日渐式微,无奈之下只好退而求其次,刘定坚进了一家网站成为一名娱乐频道的记者,专跑娱乐新闻。陈真运气稍好,进了一家都市报,负责娱乐版。

     不错,他们就是恶名昭彰的娱记,说好听点是娱乐记者,说难听点,就是狗仔队。

     人人都在批判狗仔队的恶俗,可对于狗仔队挖掘出来的各种明星秘史,却又无不食髓知味、津津乐道。

     这世上的事就是这么矛盾。

     有名娱记,原来是某娱乐周刊的记者,因为擅长跟踪明星,爆出几宗男明星劈腿、女明星被包养事件后,立马炙手可热,据说他一张照片的价格能卖到五位数,一段视频可卖六位数。后来他干脆从某周刊辞职,直接打着中国第一狗仔的名号成立娱乐工作室,在微博上吸引了数百万粉丝,从此发得不明不白。

     娱乐新闻恶俗吗?当然不。广大人民群众需要什么,我们就给他们什么,这叫丰富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

     这是刘定坚给娱乐新闻下的结论。一想起刘定坚种种似是而非的歪论,陈真的嘴角便傻傻地绽出一丝笑意。

     “问你话呢,你傻笑什么?”一声喝叫打断了陈真的浮想,定睛一看,眼前站着几个男人,站在当头的是一名长得还算端正的中年人,旁边站着的几个人看上去也衣着考究。

    当头的中年人正皱着眉头看着陈真:“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陈真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呆了半晌才忙不迭地从包里找采访证。这个采访证是选美大会两天前发出的,陈真昨天才凭着它进来看了一次采排,没想到现在怎么也找不到了。

     中年男人脸色更臭了,对旁边的人说:“不是早就叮嘱过你们,不要把闲杂人等放进来吗?这种大型的群体性活动,如果出点什么意外,你们谁负担得起!”

     陈真下午进来的时候,恰巧遇上工作人员在搬花篮进来,于是便顺势跟了进来。因为刘定坚说,众佳丽在五点进场化妆,因此她需早早进来做足准备,以便“无意间”拍下一些安娜好看的照片,再“无意间”地发上都市娱乐的公众号,让更多的观众认识安娜,通过微信给安娜投票。

     这次评选“良洞之星”,除了从全国请来各种演艺大腕做现场评委外,还有一个创新,那就是让观众通过微信为选手投票,两者的综合总分排列第一者为冠军。获得冠军的选手,除了能成为良洞的形象代言人之外,还可获得包括奖金、洋房、汽车在内的数百万奖品,以及,进入廖氏影视文化公司成为签约艺人。

     因此,对于这个冠军,刘定坚与刘定梅是志在必得。从刘定梅进入初赛起,刘定坚便频频利用自己供职的网络娱乐频道为安娜造势。今天下午他若非临时有任务,早就亲自上阵了。

     陈真一毕业就当娱记,所到之处虽说不上前呼后拥,却也热情有加,娱乐圈中,人人皆有两张脸,遇上记者,无不拿出最好看最灿烂的那张,几时见过明确写着“嫌弃”二字的臭脸?一时之间,她倒不知如何反应了。

     旁边的年轻人朝中年人点头哈腰地:“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工作的疏忽。”继而转向陈真,没好气地:“这位小姐,请你马上出去。”

    陈真这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解释:“我……我不是闲杂人,我是记者。”

    年轻人脸色稍缓:“那你的记者证呢?”

     陈真一下子气短:“我……突然找不到了。”

     中年男人看也不看陈真一眼,只对着身边的人严肃地说:“小麦,我早说过,晚会凭票进场、对号入座,尤其是,提防脑残粉,防止没有买票而企图混水摸鱼的人。”

    那被唤作小麦的年轻人忙不迭地应道:“是,是,廖总。”

    中年男人迈腿离去,身边的数人便像小狗一样跟着屁颠屁颠地跟着他离去。小麦朝陈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位小姐,要看“月亮星辰”必须买票。外面请吧。”

     那手势看上去极是文雅,甚至还透出一点谦恭的君子之风,可是配上小麦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分明有着别样的含义:没钱还想混进来追星?

     看样子,真把陈真当成脑残粉了。当晚的活动,除了评选“良洞之星”外,还邀请了韩国的“月亮星辰”前来助兴。“月亮星辰”是韩国最火爆的组合。早几天大赛组织方便透露,请这个组合前来表演花了七位数的价位,由于他们此前从未踏足过中国,这场在中国的首秀自然惊动了全国的粉丝。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位置好些的门票从原来的数百元炒到数千元,还有不少粉丝虽然买不到票但依然从北京、上海等地赶来,听说某些微信公众号上已炒到五千元一张了。

    被人当成脑残粉,这对陈真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是,她是有点八卦,但八卦不等于脑残。虽然已当了一年多的娱记,但陈真真不是一个喜欢追星的人。在她眼中,娱乐记者与时政记者是一样的,不一样的只是采访对象的不同,明星对她而言,就是一个采访对象而已。

     这种感觉,就跟跑农口线的记者面对农民,跑政务线的记者面对官员,跑民政线的记者面对特困户……一样。你看哪个记者会成为特困户的脑残粉嘛,那太不专业了!被人这样误会,陈真生—气—了!

    人在生气之下,总会做出出人意表的事情。陈真看着昂然离去的廖总,突然大喝一声:廖总是吧?请站住!

    正往前走的廖总诸人回头,惊讶地看着陈真。

    陈真一字一句地:“我再次声明,我不是什么混水摸鱼的人,更不是什么脑残粉!我是良洞都市报的记者!”

    说罢,陈真果断地抖开手中的采访包朝下一倒,包里的纸巾、笔、钥匙、小镜子、润唇膏、采访本,还有一些小玩意便唏里哗啦地掉了满地。刚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都找不到的采访证,赫然露出半截,原来它夹在采访本的内页里了,怪不得刚才怎么也找不到。

     陈真弯腰拾起地上的采访证,昂然走到廖总面前,认真地:“廖总,这是我的采访证,我不是什么脑残粉,我跟你一样,来这里都是为了工作!”

     众人显然没有预料到陈真会来这么一出,一时间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都僵在那里。

     廖总静静地注视着陈真,陈真也不甘示弱地回瞪着他,就在这空气似乎已经胶着的时刻,廖总终于忍不住笑了:“好吧,我相信你是记者,但你现在也必须得出去。”

    “凭什么!我的证件是真的,我有权利留在这里采访!除非,廖总您对我们都市报有偏见!”陈真挺直腰杆,突然间民族英雄附体,都市报数百人突然间成了她背后的靠山。她高高地把采访证举起,递到廖总面前。

     出道至今,从未曾有过一刻,能让她如此感受到一个集体的重要性。嗯,就像老总说过的,报社任何一个记者,走出去就是代表着你这张报纸的权威,如果有人敢对记者不敬,那就是向这间报社叫板。

     不料,廖总又笑了,像是看着一个调皮的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为何,他这一笑,竟让陈真不敢再造次,只好乖乖回答:“我叫陈真。”

     廖总脸上的笑意更浓:“陈真?”

     旁边有人笑了:“陈真?那不是霍元甲霍大侠的徒弟吗?”

     众人哄地笑开了。陈真低头,脸色刷地红了。她的名字确实与此有关。

     陈父小时候,正是港产片风靡内地之时,陈父被霍元甲与陈真师徒的武功与义气迷得云里雾里,长大、结婚后生了女儿,恰好自己也姓陈,于是便不顾老婆的强烈反对,给女儿起名为陈真。幸亏年轻人知道这个典故的人并不多,不然一个女孩子起了一个武夫的名字,说起来总归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

     无论如何,既然叫了这个名字就得承担起这个份量!陈真抬起头,依然高举着采访证,双眼注视着廖总:“请问廖总,我的名字很好笑吗?”

     廖总估计也意识到几个大男人拿一个女孩的名字开玩笑,实为不妥,双唇一抿便收住了笑容。下面的人也是精灵鬼,一看上司不笑,便也即时神色一敛,只看着面前的女孩。

     眼前的女孩,看上去虽有一百六十厘米左右的身高,但个子纤细,整个人就像一根细长的豆芽,看上去是那么柔弱,完全不似她脸上散发出来的倔强。

     许是被陈真的认真劲儿折服了,廖总认真地说:“不不,陈记者,你的名字……很好,人如其名。”

     陈真毫不客气地瞪着廖总,依然举着采访证:“那么廖总,您需要验证一下这个采访证的真伪吗?”

     廖总终于又笑了:“我看没必要了。陈记者,你还是出去吧。”

     这是什么意思?陈真咬着下唇,她真有点生气了:“您看也不看一眼就断定我的采访证是假证?”

如果想看直播,也可以到天涯阅读看,那里更新比这里快。地址:http://ebook.tianya.cn/book/75763.aspx


  评论这张
 
阅读(455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